民國史:蔣緯國髮妻早逝,二婚娶小20歲混血妻子,臨終遺言讓妻子崩潰

菠蘿蜜 2021/09/23 檢舉 我要評論
文本

聞新鮮事,聽百家故事 ,大家好我是小編菠蘿蜜,今天我將帶領大家博古尋今,共同探討這個神奇且充滿愛恨情仇的世界。

「平生不會相思,才會相思,便害相思。」——徐再思《折桂令·春情》

1997年,臺北榮民總醫院內,一代國軍上將蔣緯國因糖尿病併發症與世長辭。彌留之際,曾經的總統次子亦是世間的普通男子,即便曾另娶他人,仍愛她至死,分離44年後,終于等到了重逢的機會,蔣緯國留下遺囑, 要求與髮妻石靜宜合葬一處,魂歸汐止五指山。

最幸福的凝視是曾在你眼底的倒影,指引握在手心的默契不再時,人生再也沒有指引明天的方向。 一份深埋心底44年的相思,跨越生死阻礙,終于能在天堂擁抱。

當我停止腳步不再遙望,傾聽你

1957年的日本東京某個教堂見證了一場 年齡相差二十歲的結合。

蔣家王朝的次子蔣緯國,喪妻五年後再度和 邱愛倫一見鍾情,他們的愛情,生活未曾有其父一樣轟轟烈烈,倒也浪漫動人。一場音樂會上目光下的偶然交匯,就像是上天註定安排好的緣分。

兩人相遇時,其實蔣家的輝煌已經走向末路,據說邱愛倫的父親不願意就這麼把如花似玉的女兒就這麼嫁掉,架不住女兒邱愛倫的懇求才鬆口。

出生顯赫的蔣緯國本人,完全沒有富家子弟的惡習與跋扈,軍旅生涯多年,為人處世儒雅知禮,兩人最初的婚姻生活也是相當美滿和諧。生下兒子蔣孝剛後,蔣緯國因老來得子,對夫人更加寵愛。

溫柔笑意的背後,沒有人看到他的孤獨,深沉雋永。 愛情的存在似乎沒有消散生命中的寂寞。邱愛倫生子後不久,就跟隨宋美齡去往美國養病,夫妻分居十幾年。

無懼外界流言,蔣緯國無心阻礙邱愛倫的自由追尋,仿佛只有他停下來,不再遙望,不再傾聽那些喧鬧,反正愛或不愛,會有答案。其實, 被劃破的相思,時間從未治癒。

你是心底的一池波光粼粼

蔣緯國在歷史上一直是身份成謎,傳言其實是蔣先生身邊「筆桿子」戴季陶的親生子,一樁在日本留學時的風流韻事。日本姑娘生子後癡心到中國來尋找愛人,戴季陶十分懼內,這才交給蔣先生撫養。

不知道是不是血緣的神奇,暫且不論英俊的外貌, 蔣緯國是一個出色的軍人,也是一個細膩的情種。

1937年,蔣緯國在德國學習軍事理論並入伍,2年時間就做到了國防軍少尉,二戰期間參加過波蘭閃電戰,稍有實績。因抗日戰爭回國,駐紮陝西潼關,當時蔣緯國所在的部隊主要是奉命修整理,所以時不時就有假期讓蔣緯國能坐火車四處遊玩。

有天去西安的路上,他意外看到一個姑娘看著英文報紙,許是留學過的心態,他直接借來報紙,用英語和德語誦讀了一段新聞給原本有些不屑的姑娘,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世間上的一見鍾情,亦是勇氣下的一次抉擇。

緣分下兩人就這麼結識了,這位 石靜宜也是位名門千金,父親是西北紡織巨頭、富商石鳳翔,掌上明珠一般養大,見識學問自然不用多說。俗氣說句,無論哪個年代,政商結合都是絕佳的聯姻,兩人郎才女貌,情投意合就更加圓滿了。

蔣緯國曾在日記中寫過 「一個煤炭爐兩口鍋,一口鍋煮飯,一口鍋燒菜。生活了數年。」

寥寥數字,無需多說。

相愛的人在一起,不需要榮華風光,兩手交疊就是靜謐的美好。

住到心裡的人,恰如一池波光粼粼,有緣才能擁有的星光,豔羨不來的情深意重。

與你同享過,是我的榮幸

愛是唯一,那麼幸運的矢志不渝彌補不了石靜宜的難言痛楚。兩人一直未有生育。石靜宜婚後流產8次,她只能靠著揮金如土來發洩不甘。有次為了慶祝生日,花費黃金700兩從法國購買衣物,甚至震驚到了著名的報業千金宋美齡。

1949年,國民黨撤離到臺灣,蔣緯國信奉工作就是生活,自己有著豐富的軍事理論,就在擔任裝甲兵司令後建立子弟中學,一心想培養人才。

擔心愛妻離鄉背井後寂寞,安排石靜宜出任校長,其中的學生也是十幾歲的孩子,常常見到司令夫人獨自開車上班,她的豪爽個性備受官兵尊敬。大家從南京顛沛流離來到臺灣,都是同一片天空下的命運共同體,多少人自此開始了對祖國大陸數年思念,石靜宜也不例外。

政治的詭譎變幻,男人的刀光劍影,怕是很難理解石靜宜在夜深人靜時的苦悶。

夫妻間的感情一直很好,終于在蔣緯國36歲那年,石靜宜第9次懷孕了。好不容易精心養護到分娩,孩子還是胎死腹中。石靜宜的一心期盼落空,本就患著心臟病,狀況時好時壞的石靜宜也撒手人寰,一心追著自己的愛子去了。

在外考察學習的蔣緯國被一通電話告知了這個噩耗。

生命中的璀璨星光,猝然熄滅。

懷著悲痛欲絕的心情趕回臺灣後,他用愛妻的名字辦了2所學校,甚至將原來的裝甲兵子弟中學改為 「宜甯中學」。儘管蔣先生和哥哥蔣經國都明令禁止,他還是兼任了20年學校的董事長,好像在用這種默默無言的舉動向愛妻贖罪。

蔣緯國再度到國外考察散心過一段時間,漫長的時光沒有揭開沉澱在心底的秘密,他最終是選擇一個人度過往後餘生。再婚的妻子邱愛倫怕也是個明眼人,看透蔣緯國的沉淪愛戀後,無心干預,毅然一心在美國生活,直至蔣緯國去世前才本著夫妻情分照料了一段時間。

心裡先住了一個人,洞察後再不容旁人驚擾。他的滴血靈魂,直至死亡才得以釋放相思纏綿。這是一個隻會帶兵打仗的男人無盡的愛意。兩人間從未告別過。蔣緯國用自己不可言說的寂寞來傾述,我很榮幸,曾與你同享命運。

文本

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了,大家如果想了解更多古今中外故事,請持續關注,會有更多的全球奇聞趣事等著你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