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國史:杜月笙癡愛孟小冬30年,62歲與她結婚,臨死前遺言讓她淚崩

菠蘿蜜 2021/09/21 檢舉 我要評論
文本

聞新鮮事,聽百家故事 ,大家好我是小編菠蘿蜜,今天我將帶領大家博古尋今,共同探討這個神奇且充滿愛恨情仇的世界。

杜月笙初到香港時,想把全家遷往法國居住,給孟小冬辦護照時,孟小冬問了句:「我跟著你去,算丫頭呢,還是算女朋友?」

杜月笙頓時醒悟,原本以為孟小冬崇尚自由身,所以多年來從未勉強她進門,看來是自己疏忽了。

于是,他立即停下出國的一切事宜,召集全家人開會,要和孟小冬舉辦婚禮,給她個堂堂正正的名份。

當時杜月笙身患重病,他不顧家人反對,派人下帖定席,跟孟小冬正式拜堂成親。

自此,孟小冬正式成為杜月笙的五姨太。

杜月笙讓所有子女把原來對孟小冬「阿姨」的稱呼改為「媽咪」,並把最小的兒子杜維善過繼給孟小冬,讓她老有所依。

兩年後,杜月笙去世。年僅43歲的孟小冬再沒嫁人,因為在她心裡,杜月笙給她的愛無人能比。

1

說起來,孟小冬和杜月笙的情緣,持續了30年之久。

孟小冬出身梨園世家,4歲起開始調嗓、練習戲臺基本功,8歲正式學戲,戴著須髯唱老生。

沒日沒夜地用功,再加上極有天賦,使孟小冬12歲剛登臺時,便贏得滿堂彩。

要說孟小冬的基本功有多厲害?她唱《烏盆記》時,可以踩著厚底鞋,穿著厚重的戲服,戴著髯口,一個空翻越過桌案,髯口一絲不亂。

而很多男鬚生演這齣戲時,常常滾過桌子代替空翻動作。

孟小冬台下吃的苦,以及對戲的嚴謹可見一斑。

人生中,所有的努力,都不會白費。總會在時間的見證下,獲得回饋。

1925年時,17歲的孟小冬已經在上海、天津、北京等地名聲大噪,收穫戲迷無數,這其中就有杜月笙。

彼時杜月笙在北京辦事,無意間聽了孟小冬一齣戲後瞬間被圈粉,索性先不回上海,一連數日去追著看孟小冬的演出。

杜月笙雖混跡于江湖,卻愛看戲,也懂戲。他深深被孟小冬的唱功和台功所折服,同時也對貌美如花,才藝超群的孟小冬產生了欽慕之情。

為此,他還特意將自己修飾一番,專程去孟宅拜訪。

別看孟小冬年齡小,她可是走南闖北多年,見多識廣。杜月笙當時號稱「上海灘之王」,跺一腳,地都會抖三抖,這樣的人物來到孟宅,意圖不言而喻。

杜月笙幾次想把話題往「交往」上帶,無奈孟小冬就是不接茬。

聰明如杜月笙,立即看出孟小冬冷淡和客氣背後的「拒絕」,寒喧一會便起身告辭,臨走時誠懇地對孟小冬說:「希望今後有幸,能請孟小姐光臨上海寒舍。」

從杜月笙的態度,也能看出他是真的喜歡孟小冬,對她始終禮敬有加,並沒有仗勢強人所難。

除了不想跟「流氓頭子」有交集外,更重要的是,孟小冬當時早已芳心暗許,愛上了「伶界大王」梅蘭芳。

人和人之間,心的距離才是衡量遠近的標準。

孟小冬對杜月笙無感,所以此時他們雖近在咫尺,也如遠在天涯。

直到孟小冬幾年後感情受挫,心灰意冷,孤苦伶仃之際,杜月笙才有機會再次靠近孟小冬,成為她的護花使者。

2

孟小冬和梅蘭芳結合時,梅蘭芳許諾「名定兼祧」。

意思是梅蘭芳過繼給大伯,也就是兩房共有的兒子,按照習俗,可以娶兩房正妻,孟小冬可以正妻的身份入門。

正是這個「名定兼祧」,日後成了孟小冬心頭最大的刺。

原來,梅蘭芳的大夫人常年在老家養病,陪在梅蘭芳身邊的一直是二夫人福芝芳,而福芝芳並不知道梅、孟這回事。

也許是考慮兩人名氣都很大,會有一定影響,也許是怕福芝芳阻撓,所以儘管梅孟兩人拜堂成親,對外卻嚴格保密,孟小冬就這樣稀裡糊塗地被「金屋藏嬌」。

人說得不到祝福的婚姻不會有好的結果,這話果然沒錯。

梅蘭芳和孟小冬的事,終究紙包不住火,還是被人知道了。

孟小冬一個瘋狂的「粉絲」因見不到孟小冬登臺演出,遷怒于梅蘭芳,一天突然闖入梅宅行兇,誤將梅蘭芳的好友張漢舉開槍射殺,轟動京城。

梅蘭芳事後賠了巨額錢財,才將張漢舉家人安撫住。

這件事,給他們的感情蒙上了一層陰影。梅老太太知道後,認定孟小冬是災星,堅決不許她進門。

本以為是正妻,結果在梅家連妾氏的身份都不是,這讓孟小冬羞憤不已。為了名份,她開始跟福芝芳爭風吃醋,弄得十分難看。

幾年後又發生一件事,讓孟小冬對梅蘭芳徹底寒心。

梅老太太去世,孟小冬得知後,穿上孝服前去梅府弔唁。誰知早有防備的福芝芳派人攔在門外,說什麼也不讓孟小冬進去。

僵持中,激憤的孟小冬說出「名定兼祧」的事,請眾人評理。

此時梅蘭芳心急如焚,卻無能為力,裡面福芝芳挺著孕肚以死相逼,外面孟小冬當眾大鬧,而要緊的是,家中還有喪事要處理,于是他只能呵斥孟小冬,讓她先回去。

這次屈辱的經歷,讓內心高傲的孟小冬看明白一件事,那就是在大局面前,梅蘭芳首要顧及的還是福芝芳。

孟小冬就是這樣的人,愛時,可以義無反顧,哪怕暫別離開心愛的舞臺,不愛,便絕決轉身,決不拖泥帶水。

她離走時,說出了著名的那句話:「我今後要麼不唱戲,再唱戲不會比你差;今後要麼不嫁人,再嫁人也絕不會比你差。」

過後,孟小冬憤而在報紙上發佈離婚公告,結束了和梅蘭芳七年的感情。

這段不堪的感情,讓孟小冬傷得很深,她心灰意冷離開北京,到天津居住。

期間,孟小冬的金蘭姐妹姚玉蘭請她去上海散心,她轉而來到上海。

而這個姚玉蘭不是別人,正是杜月笙的四姨太。

緣分就是個很奇妙的東西,很多人兜兜轉轉,會因為一個人,一件事,再次牽連在一起。

孟小冬跟杜月笙就是如此。

3

孟小冬的到來,讓杜月笙直感到「天上掉下個林妹妹」,歡喜異常。他對孟小冬不堪的遭遇心知肚明,既唏噓,又憐惜,自然是照顧得體貼入微,百般撫慰。

當他知道孟小冬倉促離婚,竟然沒有爭取到一分錢權益時,忍不住出面斡旋。

孟小冬自從跟梅蘭芳在一起,便遵照梅蘭芳意願,再沒登臺演出,生活費用全靠丈夫給予。

離婚後,孟小冬一下沒有經濟來源,生活都成問題。

本來孟小冬請來律師團隊,為自己爭取離婚應得的財產,但因為梅蘭芳的經濟有專人打理,所以一直進展不順利。

沒想到,曠日持久的扯皮官司,被杜月笙一個電話解決了。

梅蘭芳一來對孟小冬心懷愧疚,二來考慮杜月笙是青幫老大,一旦惹了他,便是無盡的麻煩。所以接到杜月笙電話後,立即答應給孟小冬4萬元撫養費。

這時杜月笙不緊不慢地說:「4萬不是小數目,這樣,這筆錢先由我墊付,日後你再給我也一樣。」

梅蘭芳哪敢欠杜月笙的錢,很快便籌夠錢還了他。

有了這筆錢,孟小冬的生活得到保障,她便也能安心在北京學戲,繼續深造。

要說心心念念喜歡了孟小冬十幾年,這下有機會達成心願了,杜月笙卻並不趁虛而入,只是隔三茬五收集些孟小冬喜歡的古玩字畫,讓人千里迢迢帶給孟小冬。

這裡禮物中,有一個物件含義頗深,那是一個戴蓋子的插梅花瓶,意思是對孟小冬說,沒有了「梅」,他這個「蓋子」,配你這個「美人瓶」,合適嗎?

從這些點點滴滴,足見杜月笙對孟小冬用情之深。

人和人之間,有一種很奇怪的氣場,你能感知對方是真心喜歡你,還是帶著目的接近你。

杜月笙對孟小冬的真誠、真心,孟小冬顯然是感覺到了。她不再像十幾年前那樣排斥杜月笙,而是對他的高情商,以及成熟有擔當的處世風格有了欣賞的意味。

漸漸地,孟小冬從離婚後的憤恨中走了出來,她對杜月笙的百般呵護、照顧,從心存感激,變成了依賴、愛慕。

幾年後,他們水到渠成地走到了一起。

不過,這次孟小冬並沒有向杜月笙要名份,而是始終保持自由身,留在北京四處拜師學藝,完善自己,隨著喝功日趨完美,「冬皇」的地位就此奠定。

1947年8月,杜月笙借60生日之際,自己出資辦了十天的堂會義演,所有款項用來救濟兩廣、四川等地的水災。

這次義演幾乎請到了全國的名家,梅蘭芳和孟小冬自然也在列。為避免兩人同台尷尬,杜月笙特地將兩人演出排期錯開。

孟小冬跟杜月笙幾年,從未被限制上臺演出,杜月笙反而全力支持她拜師學藝,精進技藝。

而全國義演,名家大家彙集,全國矚目,也是個露臉的機會。作為主辦人的杜月笙,也並沒有因為梅蘭芳跟孟小冬的過往,限制孟小冬登臺。

從這些,足以看出杜月笙對孟小冬是真愛。

4

1949年,杜月笙見大勢已去,急匆匆安頓家人一起遷往香港。

走之前,他不惜包下一架飛機,專程去北京把孟小冬接到上海。

舉家搬至香港時,杜月笙還想出國居住,給孟小冬辦護照時,便出現了開頭那幕。

杜月笙拖著病體,和孟小冬風風光光辦了婚禮,明確了她的家庭地位和名份。

從另一層面上說,杜月笙也給了孟小冬一個安穩的退路,假如他身體不測,有了名份後,孟小冬便可以名正言順分到遺產。

此時他的身體已經不由他再搬往國外,只得在香港安心養病。

最讓杜月笙過意不去的是,正式嫁到杜家的孟小冬,並沒有過幾天好日子,而是整天在病榻旁侍奉湯藥。

他常說:「媽咪嫁給我,沒過一天好日子。」

對此孟小冬毫無怨言,杜月笙數十年的癡愛,早把她的心融化了,她現在只想讓杜月笙快點好起來,再像山一樣,任她依靠。

孟小冬的愛,杜月笙也感知得到。在結婚後不久,年屆60年的杜月笙對友人羞澀地說,以前分不清喜歡還是愛,如今終于知道「愛」是何種滋味。

可惜好景不長,只過了兩年,杜月笙便病情加重,生命垂危。

臨死前,他叫來友人做公證,將財產做了分配。所有資產20萬美金,給孟小冬分了2萬。

之後從昏迷中醒來,又顫巍巍從枕邊摸出一個紙包,對友人說:「這裡有7000美金,你替我分一分,媽咪最苦,給她3000……」

身邊的孟小冬聽了,早已泣不成聲。

人之將死,所有的行為都是內心真實的表達,從他把自己最後的財產分配來看,他對孟小冬是多麼不舍和牽掛。

杜月笙去世後,一向理性堅強的孟小冬幾乎失去理智,甚至沖老蔣派來慰問的特使大吼,說杜月笙這麼早去世,全因跟隨老蔣所致。

多年的舞臺經驗,孟小冬早已把儀態的掌控熟稔于心,她一生中只失態過兩次,第一次因為梅蘭芳,第二次因為杜月笙。

同是兩個深愛過的人,杜月笙給了她愛和尊嚴,讓她感覺自己始終像個小女孩,被捧在手心裡。

5

杜月笙臨死前曾跟孟小冬說,不希望她再登臺唱戲。

果然孟小冬再沒有登過台,好在,慕名來學戲的學生很多,孟小冬日子才過得下去。

杜月笙兒子後來回憶起孟小冬的生活,說:「媽咪打麻將、賭馬,唯獨不唱戲。」

杜月笙死後,孟小冬一直獨居香港,每天必會在杜月笙靈前上香,對著遺像說會話。

直到1967年,在杜月笙家人的勸說下,她才前去臺灣。

晚年時,孟小冬為了排解寂寞,養過兩條狗,名叫「香檳」、「白蘭地」,這兩種酒,都是杜月笙生前最愛喝的。

1977年5月25日,孟小冬在臺北因病去世,享年71歲。

孟小冬跟杜月笙,一個是伶界名人,一個是青幫頭子,怎麼看,也難有真愛。即使有,也不由讓人猜測與利益有關。

但是他們的情緣卻持續了30年之久,而且杜月笙去世20多年,孟小冬仍念念不忘,仿佛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其實,他們的感情也算是彼此成就。

孟小冬因杜月笙,有了一生被呵護的溫暖。

而杜月笙因為孟小冬,成就了「流氓」變「君子」的美名。

文本

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了,大家如果想了解更多古今中外故事,請持續關注,會有更多的全球奇聞趣事等著你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