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國史:第二代宋氏三姐妹,個個嫁給名人,成就不及姑姑,但人生同樣精彩

菠蘿蜜 2021/09/21 檢舉 我要評論
文本

聞新鮮事,聽百家故事 ,大家好我是小編菠蘿蜜,今天我將帶領大家博古尋今,共同探討這個神奇且充滿愛恨情仇的世界。

宋子文

宋氏三姐妹風姿多彩,在中國政壇的影響,一度超掩蓋了宋氏家族的三兄弟。

在20世紀中國,宋氏三姐妹依舊是最閃耀的姐妹組合,然而「歲月蹉跎星北指,乾坤浩蕩水東流。」

這第一代宋氏三姐妹,雖有過青蔥歲月,也曾相依相伴,但最終都沒能逃過政治的牢籠而分道揚鑣。

唯一延續「宋氏三姐妹」香火的,只有宋子文一人,宋子文雖膝下無子,但三個女兒的姿色卻絲毫不遜于三位姑姑。

宋子文與妻女

老話說:「龍生龍,鳳生鳳,老鼠生兒會打洞」,宋氏家族的後代自然也有著父輩突出的基因優勢。

這「第二代宋氏三姐妹」,不僅出身優越,腹有詩書,個個都是數一數二的絕妙美人。

她們分別是:長女宋瓊頤、次女宋曼頤、三女宋瑞頤。

大姐紅梅花兒開,二姐桃花人人愛,三姐荷花別樣紅。

這三位風華絕代的女兒,皆被宋子文視為掌上明珠,想來宋子文也頗具女人緣,就連三位女兒的名字都與自己過去的「情史」有關。

宋子文一家

說到底都是文人墨客年輕時的「那點事」,更何況久經政場,又常年穿梭于上流社會之間,有些花邊故事到不足為奇。

奇的則是這位父親,時隔多年,依然在心中為某人保留一席之地,既然做不到相忘于江湖,何不設法將其「常伴左右」。

于是宋子文便讓三位「小情人」,延續「舊情人」的名字「頤」,不得不說宋子文也是個多情的風流之人。

話說回來,這究竟事出何處,源自何因,到底是何方佳人,令父親宋子文如此魂牽夢繞?

青年時期的宋子文

1917年,宋子文躊躇滿志,趾高氣揚地從美國哥倫大學獲得經濟博士學位,進而回國尋求發展機會。

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,宋子文結識了晚清重臣盛懷宣,並就職于盛懷宣在上海創辦的漢治萍公司。

因為擅長金融,又通曉外語,宋子文因此被盛懷宣聘用為家庭教師,專門負責盛家七小姐盛愛頤的英語教學。

如此甚好,盛家雖然是晚清官宦之家,但並不是墨守成規的頑固派,盛家對于子女的教育還是緊跟時代潮流的。

想來,一個是血氣方剛、風度翩翩的留洋紳士,一個是出身名門,溫文爾雅、高貴大方的名門小姐。

二人初識,宋子文就被眼前這位嬌小憐人的七小姐深深地吸引,言語間不自覺地就變得溫柔起來。

對于七小姐來說,眼前這位高大挺拔、器宇不凡、學識過人的英語「老師」,則是這17年來從不曾見過的異樣「風景」。

久而久之,二人再不可完全以「師生」關係自居,情竇初開的七小姐,初次嘗到了愛情雨露得甘甜,

「山有木兮木有枝」,宋子文對著眼前的七小姐輕聲地呢喃道,飽讀詩書的七小姐怎能不明其心意?

「心悅君兮,君亦知」,七小姐這便是同意宋子文的追求了,二人濃情蜜意,你儂我儂,恨不得這世上僅有彼此二人。

然而美好事物總是蘊含著被迫害的風險,當時的盛家位高權重,宋氏家族毫不起眼,二人註定是一對苦命鴛鴦。

儘管宋子文百般乞求,卻遭到莊夫人和盛家四兄弟極力反對,一怒之下,宋子文只好提出離職,不得已拂袖而去。

七小姐心碎至極,宋子文癡狂成魔,一度要拉著七小姐一起前往廣州,擺脫這世俗的束縛。

怎奈七小姐有心而無膽識,無法將家族名聲拋諸腦後,只得含淚與宋子文道別。

「這把金瓜子,就留作你的盤纏,待你功成名就,一定要回來找我,我在這等你」,說罷七小姐掩面而泣,轉身消失在宋子文眼前。

宋子文握著這把金瓜子,目睹著漸行漸遠的七小姐,至此立志一定要闖出一片天地。

可惜的是,此去經年,應是良辰好景虛設,宋子文這一去便是十年之久,再回首時已為人夫。

可惜了32歲至今未嫁的盛家七小姐,聽聞宋子文與張樂怡完婚,至此抱病不起,並在一氣之下與表哥閃婚。

終究是宋子文負了盛愛頤,以至于宋子文回到上海,想盡辦法見一面盛小姐都得精心策劃,偷偷隱瞞。

十幾年未見,盛小姐雖然余情未了,卻始終保持著一顆孤傲的心:「我要走了,我的丈夫在家等我」。

宋子文自知愧對七小姐,亦不敢強留,而七小姐也並非死纏爛打之人,她越是清高越是孤傲越是不理人,宋子文就越是難以將他忘記。

以至于在女兒們的名字裡加入七小姐的「頤」字,此生無法與盛愛頤了卻的情緣,就讓「三朵金花」為其延續罷。

看來這「頤」字多出自美人身,七小姐如此,宋子文的三個寶貝女兒亦如此。

後人雖將三人稱為「第二代宋氏三姐妹」,可這「第二代」的成長環境,卻不知要比姑媽們好到哪兒去。

父親宋子文是國民政府財政一把手,母親張樂怡則是廣州富商名門之後。

那自然是:「三朵金花不普通,情牽趣伴最投緣,詩香四溢飄千里,夢在心中賦雅篇」。

雖然第二代「宋氏三姐妹」在政治上的造詣不如第一代「宋氏三姐妹」,但是在生活上卻遠比姑媽們活得精彩。

1928年,長女宋瓊頤在上海出生,作為宋子文的第一個孩子,宋瓊頤的到來,讓這個常年糾結于政事的父親露出了慈祥的笑容。

「樂怡你看,瓊頤長的是不是像我?唇紅齒白的倒是像你這位母親」,宋子文抱著繈褓裡的嬰兒,同妻子說道。

「鼻子像你高高的,眼睛總是黑溜溜的,像我」,妻子張樂怡溫柔地回復到。

因為女兒,常日埋頭于政事的宋子文,回家的次數也漸漸多了起來,一日見不到女兒,宋子文總覺得這一天都少了些什麼。

為了給女兒一個安定的學習環境,宋子文夫婦給女兒在自家辦起了學堂,聘請中英文老師輪流授課。

「我小的時候,都是在家裡學習,上午學英語,下午學中文,因為學校不安全,爸爸怕我被綁架。」

「我和妹妹平時沒事就在院子裡玩,如果出去,父親會讓護衛隊的人跟著我們。」

「母親也經常帶著我和妹妹去南京還有蘇州玩,我在很小的時候就坐過飛機」,晚年的宋瓊頤對記者回憶道。

幼年宋瓊頤與父親

富家女的生活果然都是相似的,孔家小姐出門有車、有槍、有安保,宋家小姐出門有護衛、有保鏢、有飛機。

實屬吾等「凡人」難以企及也,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,9歲的宋瓊頤被父親送往香港。

不久之後,宋瓊頤就被父親差人送往美國讀書,至此與家人的聯繫基本憑藉兩個月一封的書信。

1952年,宋瓊頤已經24歲,正是風華正茂的好年華,在父親的「強強聯合」的婚姻觀念影響下。

宋瓊頤結識了「上海永安公司」創始人郭標的外孫馮彥達,其父馮執正曾是中國駐「漢堡」、「阿姆斯特丹」、「三藩市」等地的領事。

婚後宋瓊頤為馮彥達生下兩個兒子,分別是馮英翰、馮英祥,因為生長皆在美國,宋瓊頤的孩子完全受教育于西方文化。

後來國民政府節節敗退,父親宋子文移民美國,至此宋瓊頤便帶著兩個兒子與父親一起生活。

2008年,闊別故土半個世紀的宋瓊頤帶著兒子媳婦,第一次回到曾經生活多年的上海。

如今高樓滿座,光芒四射的上海,早已不是70年前那個灰色暗淡,危機四伏的老舊模樣。

「父親晚年十分想念故鄉,很想回到大陸,他還在美國政界詢問有沒有可能性幫助他回國,可惜永遠沒機會了」,宋瓊頤回憶道。

宋瓊頤晚年與兒子回國

然而時代瞬息萬變,不管當初是因何種政治立場離開祖國,只要心系故土,回歸總有時。

1932年,宋子文次女宋曼頤在上海出生,與姐姐一樣,從未出入過學堂,只在家中學習知識。

宋曼頤是三個姐妹當中,相貌最為出色的一位,儘管其他兩位姐妹也不相上下,但宋曼頤的長相與母親極為相似。

母親張樂怡常常抱著小曼頤在院子裡散步,只見其瞳孔如剛成熟的葡萄,兩排濃密的睫毛上下忽閃。

睡著時,兩隻眼睛眯著,像兩條緊密而細緻的線,櫻桃小嘴一張一合的,好像在夢裡嘗到了美味的果子。

幼年宋曼頤與母親

興許是與自己過于相像,母親張樂怡對二女兒竟多了些憐愛,顯然這種愛是溫暖的,是足以覆蓋兩個女兒的。

對于父親宋子文,彼時戰事如火如荼,回家的機會也越來越少,對二女兒宋曼頤的關愛自然也少些。

但這並沒有影響宋曼頤的性格養成,她依舊聰明可愛,活潑向上,在這種中西方雙重教育的生長環境裡。

宋公館裡時不時地就會聽見,二小姐追著姐姐、追著媽媽大聲呼喊:「我愛你姐姐,我愛你媽媽」,場面十分輕鬆愉快。

成年後的三姐妹

很快國內戰事的發展,已經不利于宋家小姐的學習和生活,宋曼頤只得跟著姐姐一起,從香港輾轉至美國。

想來富家小姐的生活模式都是一樣的,衣食無憂,前途無量,早早就擺脫了混沌不安的戰亂生活。

話到此處不免讓人心酸,屆時在上海,毛主席的三個孩子還在到處流浪,四處碰壁,食不果腹,一度還讓壞人揍壞了腦袋。

兩種不同的生命體,卻同在上海過著截然不同的兩種生活,一個是國民政府要員的富家千金,一個是共產黨員的落魄後人。

帶著對未來的期許,宋曼頤登上了前往香港的輪渡,大洋彼岸的車水馬龍,燈紅酒綠似乎都在向其招手。

但宋二小姐並不是個不諳世事的傻白甜,雖然長在國外,但是受父親的影響,對中國歷史也略通一二。

三姐妹和父母

成人後的宋二小姐,在加拿大邂逅了藥材富商餘靜鵬,並與其共結連理枝。

余靜鵬祖上是商人,早年間移民至此,一直在新加坡從事中醫藥材生意,是個妥妥的華裔家族。

婚後宋曼頤為餘靜鵬誕下一男兩女,湊成一個半「好」字,後來為了便于子女學習和擴展生意,進而選擇定居香港。

至此宋曼頤便與丈夫共同攜手,在香港創建多家百貨公司,錦衣玉食,子女繞膝,共用天倫之樂。

如此甚好,畢竟背靠大樹好乘涼,誰讓人生在富貴之家,長在世界先進之國,這起點就已經高于舊時代的大部分人。

從時間線上來看,三女兒出生之時正逢國內戰亂,同二位姐姐一起經香港輾轉至美國。

如果說這第二代「宋氏三姐妹」中的,兩位姐姐興許對中國傳統文化略知一二。

那這位「老么」則可以說是「一竅不通」,是個名副其實的「西洋人」。

1950年,宋子文夫婦也移民至美國,至此一家五口團聚于美國,共用天倫之樂。

三妹宋瑞頤,是三姐妹中最有錢的一位,雖然二位姐姐的婆家勢力相當,但三妹婆家的家境更為殷實。

1952年,18歲的宋瑞頤在美國密西根大學邂逅了丈夫楊成竹,二人攜手在紐約天主教堂完婚。

伴娘除了姐姐宋瓊頤和宋曼頤之外,還有曾經的上海復旦大學校花,名門閨秀楊蕾孟女士。

這是一場完全西式化的婚禮,二人在眾多親友的見證下,完成了交換婚戒的儀式。

宋子文與大外孫

婚後丈夫楊成竹回到菲律賓接管家業,宋瑞頤則夫唱婦隨,也隨之前往菲律賓生活。

對于楊成竹興許少有人知,但提到其曾祖父楊在田創立的「瑞隆興鐵業」,便有人略知一二。

晚清時期楊在田移民菲律賓,將創建的制鐵公司傳給楊成竹的父親楊啟祥,以及大伯楊啟泰二人共同管理。

當時楊成竹的伯父在菲律賓,任菲華商聯總會理事,又兼任菲律賓交通銀行董事。

抗日戰爭結束後,楊氏家族專業代理和生產美國的通用汽車,楊家由此發展壯大。

因為楊成竹的伯父,在政治上親近國民政府,因此成為國民黨在菲律賓的負責人,楊成竹的父親進而可以在臺灣建廠生產玻璃瓶。

由此可見,三妹宋瑞頤這是嫁了個妥妥的富二代,確切地說從祖上就沒缺過錢。

三姐妹與父母

雖然現在楊家已經摒棄祖上的產業,進而轉型搞新型科技產業,但是在菲律賓依然是高高在上的「名門望族」。

如此看來,宋瑞頤從民國千金小姐到菲律賓闊太,這一生也是風調雨順,衣食無憂。

再加上兩對兒女,學業有成,家庭美滿,一生不知苦何味,宋瑞頤的人生正是萬千女子所嚮往的那般。

近百年來,宋氏家族在中國近代歷史上的影響力一直居高不下,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便是「宋氏三姐妹」種種愛恨情仇。

而如今長江後浪推前浪,第二代「宋氏三姐妹」雖紅極一時,卻也步入殘燈之年,宋氏家族的後人也鮮有生活在國內。

晚年的宋瓊頤在爺爺宋耀如墓前

世界之大,宋氏家族的後代遍佈世界各地,卻難以再如父母那一代人,那般掀起波瀾壯闊的浪花。

創造歷史的家族,終究成為了歷史的一部分,而歷史的繁衍者者卻少有繼承祖輩的志向,不免令人遺憾。

不管是第一代「宋氏三姐妹」,還是第二代「宋氏三姐妹」,他們都是宋氏家族的代表性人物。

一切頭銜名號生不帶來死不帶去,每個人都在各自的領域裡安逸且富足的生活,如此已足夠!

文本

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了,大家如果想了解更多古今中外故事,請持續關注,會有更多的全球奇聞趣事等著你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