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國史:胡適情人曹誠英,和胡適同居三月,懷孕後被迫分離,終生未嫁

菠蘿蜜 2021/09/17 檢舉 我要評論
文本

聞新鮮事,聽百家故事 ,大家好我是小編菠蘿蜜,今天我將帶領大家博古尋今,共同探討這個神奇且充滿愛恨情仇的世界。

胡適的感情生活一直為人津津樂道,他一生浪漫多情,戀情不斷,風流韻事遍及中外,在胡適的婚外情中,最令人唏噓的就是他和曹誠英那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。

曹誠英是安徽績溪人,小胡適11歲,是胡適的遠房親戚,曹誠英是胡適三嫂的妹妹,算是胡適的表妹,他們倆的相識是從胡適結婚那天開始的,胡適的原配夫人江東秀是安徽旌德縣江村名門之後,1904年經胡母排「八字」訂婚,1917年,27歲的胡適從美國留學回家結婚,曹誠英是胡適和江東秀結婚時的伴娘。

在和江東秀的婚禮上,胡適見到了年方16歲的伴娘曹誠英,第一眼便動了情,胡適曾經作詩《怨歌》:「還君明珠雙淚垂,恨不相逢未婚時」。

當時的胡適在家鄉已經算是個明星人物,年輕有為,風度翩翩,自然也博得了正值情竇初開年齡的曹誠英的歡心,在錯誤的時間和場合遇到了彼此,胡適和曹誠英的相遇似乎預示了這是一場沒有結局的戀情。

婚禮上匆匆一別後,胡適和曹誠英互有好感,開始頻繁通信,在1918年冬,17歲的曹誠英在母親的安排下,和指腹為婚的胡冠英結婚。

1920年,曹誠英考入杭州第一女子師范學校,丈夫胡冠英進入浙江第一師范就讀,婚後四年,曹誠英由于一直在外求學,沒有生育孩子,這引起了婆婆的不滿,後來婆婆以曹誠英不生孩子為理由,給胡冠英在家鄉另娶了一房小妾,已經接受新思想的曹誠英作出了大膽的反抗,1923年春天,毅然決定和丈夫離婚。

離婚後的曹誠英繼續在杭州第一女子師范學校求學,和胡適一直保持著書信聯繫,1923年4月,胡適去杭州養病,曹誠英前往悉心照顧,此時距離他們兩人在婚禮上相識已經有6年的時光,曹誠英也已經變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女學生,兩人陷入情網。

1923年7月,曹誠英放了暑假,胡適便從上海坐火車趕了過去,他們在西湖畔的煙霞洞旁邊租了兩間小屋,度過了一段神仙眷侶般的生活,同居了三個月,不久,曹誠英懷孕了,胡適也動了離婚的念頭。

周圍人都有心成全胡適和曹誠英這對金童玉女,徐志摩當時得知胡適和曹誠英的關係以後還開心得不得了,立即告訴陸小曼,然後在北平教授作家圈子裡廣為流傳,最後,胡太太江東秀自然也知道了。

1924年,胡適和曹誠英的關係日趨明朗,胡適回到北京後向江東秀提出離婚,江東秀雖然和胡適是不折不扣的舊式婚姻,可是並不像一般鄉村女子那樣羞怯膽小,她非常果斷潑辣,當時的江東秀已經生下了長子胡祖望和次子胡思杜,本來一家四口的生活倒也十分有趣,可是現在胡適卻出現了婚外情,這讓她勃然大怒。

為了保衛自己的婚姻,江東秀不惜做個悍婦,她沒有選擇忍氣吞聲,而是沖進廚房拿著把菜刀就出來了,江東秀懷裡抱著兩歲的小兒子,帶著五歲的大兒子,一手揮舞著菜刀,在胡適面前大吵大鬧,說要離婚可以,但是要先殺了孩子和胡適再自盡,並要求胡適和曹誠英斷絕來往。

多虧親戚勸住江東秀,胡适才沒掛彩,此時的胡適早嚇得面如土色,也退避三舍,文人性格的胡適沒見過這般陣仗,漸漸沒了底氣,再也不敢提離婚這茬了,只是苦了那個在杭州每日苦苦遙望北方的曹誠英,最後不得不獨自將腹中那個見證自己愛情的生命狠心地結束。

胡適雖然再也不敢提及離婚一事,卻一直沒有跟曹誠英斷絕聯繫,1925年底,曹誠英從杭州女師畢業,經過胡適舉薦,曹誠英進入東南大學農科就讀,1931年曹誠英畢業以後留校任教,這期間,胡適多次到南京和曹誠英相聚,但都為時不長。

後來胡適和東南大學聯名舉薦,曹誠英得以去美國留學,留學的學校是胡適的母校康奈爾大學,選擇的專業是胡適早年沒完成的專業農業。

曹誠英在1937年獲得碩士學位以後回國,在安徽大學農學院擔任教授,而當時的胡適卻任駐美大使去了美國,兩人天各一方,期間,胡適和曹誠英通過朋友溝通資訊和傳遞詩歌,一直沒有機會見面。

一直到1949年2月,胡適經上海準備離開大陸的時候,亞東圖書館老闆汪孟鄒請胡適吃徽州餅,特別請來了在復旦大學任教的曹誠英作陪,這是他們的最後一次見面,當時曹誠英苦勸胡適留下來,胡適只是微微一笑,並沒有聽從她的勸告,自此兩人海峽阻隔,天各一方,再也沒有見過面。

曹誠英在復旦大學任教期間,曾經和一位留學歸來的男士交往,戀愛一度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,然而江東秀借著打牌的機會,向對方的親戚透露了曹誠英的過去,並說曹誠英是破壞別人婚姻的第三者,結果男方家果然退了婚,曹誠英一氣之下,要去四川峨眉山出家,最終沒有出家做尼姑,卻也終身未嫁。

1952年,曹誠英從復旦大學被調到瀋陽農學院任教,東北酷寒,曹誠英也把自己內心情感封凍了,辛勤執教,潛心研究,成為了我國著名的馬鈴薯專家,1969年,曹誠英回到了老家安徽績溪,租一間民房居住,晚年生活十分清苦、寂寞、淒涼。

1973年曹誠英因為肺癌病逝于上海,時年71歲,生前曹誠英委託好友汪靜之,將她一直珍藏的和胡適來往的資料,在她死後焚化,臨終前又要求把她的骨灰歸葬在安徽績溪旺川村的公路旁,因為那條公路是胡適老家上莊村的唯一必經之路。

曹誠英是胡適最親密的戀人,一生的守望癡情不改,一直到臨終前,曹誠英還盼望著胡適有一天能夠歸來,從她墓前走過,能看到胡適歸鄉的背影,這樣的癡情女子,不禁引人長長歎息。

文本

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了,大家如果想了解更多古今中外故事,請持續關注,會有更多的全球奇聞趣事等著你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