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國史:民國四大家族之一孔祥熙女兒孔令偉有多囂張?當街追巡警,與軍閥公子滋事,讓高官給狗讓座

菠蘿蜜 2021/09/21 檢舉 我要評論
文本

聞新鮮事,聽百家故事 ,大家好我是小編菠蘿蜜,今天我將帶領大家博古尋今,共同探討這個神奇且充滿愛恨情仇的世界。

孔令偉

民國時期,在南京街頭流傳著這麼一句話:「你不要神氣,小心出門碰上孔二小姐!」

「孔二小姐」雖是「二小姐」,但聲名、威望上不輸任何人。

她是典型的以惡制惡、以暴制暴的有名人物。

她在南京、重慶等地以橫著走聞名于大眾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!

這渾身帶著傲骨的「孔二小姐」究竟是何許人也?

「孔二小姐」本名孔令偉,是民國四大家族之一孔氏家族的成員,父親呢是大名鼎鼎的孔祥熙,母親那不用多說,是宋氏家族的宋靄齡。

孔祥熙

孔令偉打小便與宋美齡很是親近,恰好宋美齡膝下無子女,將孔令偉看作親生女兒一般寵著。

有了宋美齡的寵愛,老蔣自然也得給妻子一點薄面,好生厚待著這位「孔二小姐」。

有兩大家族的背後撐腰,又加之宋美齡、老蔣的細心呵護,眾人庇佑之下,孔令偉撒野成性,以自己的人生演繹了「囂張跋扈」這個詞語。

嘴裡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孔令偉,不大懂得什麼叫做人間疾苦。

她常常叼著雪茄,自己駕著車在南京街道上轉悠。

由于孔令偉並沒有經過嚴格的駕照考試,只是沒事看著司機開車,自己摸索出來了一套開車心得,這也使得孔令偉不大懂得交通規則。

好巧不巧,孔令偉正自己開車在大街上兜風,在分岔路口行駛時無視了交通規則,被一個沒有眼力見的交警攔了下來。

這位交警也不大認識孔令偉,上來對著孔令偉就是一頓安全教育。

倒楣的交警就這樣死在了自己的崗位上,也算是英勇犧牲。

孔令偉如此膽大,受苦的可是她的父親。

由于交警的犧牲,孔祥熙不得不賠上一大筆錢以安撫民心。

當然,錢在孔氏家族眼裡,的確不算什麼。

這一次的經歷,並沒有讓孔令偉得到什麼教訓。

此後的她變本加厲,無視法律法規。

畢竟,在她的眼裡,自己就是法律。

隨著局勢的演變,孔令偉也跟著老蔣一起跑到了重慶避難,但她可不像個避難的樣子。

重慶頻繁遭受空襲,老蔣下令實行燈火管制。

孔令偉可不管什麼燈火管制,開車的時候照樣開著自己的大前燈。

又一個的執勤兵瞧見了,上前攔下了孔令偉的車。

見有人竟然敢攔她的車,怒氣衝衝的孔令偉一邊嘴裡口吐芬芳,一邊踩滿油門,直接將執勤兵撞飛。

至于撞飛執勤兵之後的事,就全盤留給老蔣收拾。

按理來說,老蔣幫孔令偉擦了不少屁股,孔令偉應當對老蔣秉持著一種敬畏之心。

但天不怕地不怕的孔令偉,又怎麼會怕一個糟老頭子?

為了處理緊急事務,老蔣提前通知了憲兵隊清理車輛,自己的車隊要輪渡過江。

憲兵隊按照吩咐,嚴陣以待,堅決不放除老將以外的任何車過江。

偏偏孔令偉這天,心情尤其地好,也要開車過江兜風。

憲兵隊見要過江的是「孔二小姐」,便好言相勸,希望孔令偉等老蔣的車隊過了之後再過。

孔令偉哪裡受得了這個氣,心想:還要我等別人過了再過,憑什麼,天王老子來了我都要第一個過江,二話不說直接甩了憲兵一個耳光。

挨打的憲兵是有苦說不出,恰好這時老蔣的車隊到來,見到了孔令偉這「膽大包天」的行為。

為了安撫憲兵隊的情緒,老蔣端著官腔輕聲細語地責怪了幾句,隨後就帶著孔令偉上了自己的車,揚長而去,留下了一堆憤憤不平的憲兵。

但是再厲害的小霸王,也有遭眾人討伐的一天。

1941年,日本偷襲珍珠港,同時向香港也發起了猛烈的攻擊。

老蔣擔心自己的親信們會在香港遭罪,便派飛機前往香港接人。

由于派出的飛機有限,老蔣囑咐下屬一定要按照名單接人,不可亂來。

人算不如天算,飛機剛在香港落地,孔令偉就帶著一群老媽子、兩條狗堵住飛機前,囔囔著要登機。

工作人員有著老蔣的手諭,萬般阻止不在名單內的孔令偉登機。

但孔令偉怕過誰,更何況只是小小的僕從?

工作人員見自己的性命被孔令偉赤裸裸地威脅,嚇得話都不敢說,把道讓給了孔令偉。

就這樣,孔令偉帶著僕人、寵物狗、大包小包的東西上了飛機。而在老蔣名單上的胡政之、陳策等人,只能眼巴巴地看著。

可憐的胡政之、陳策還低聲下氣地求孔令偉留個座位,孔令偉倒也不無情,讓他們等下一班飛機。

胡政之

但大家都心知肚明,根本沒有所謂的下一班飛機。

陳濟棠倒是聰明,不直接跟孔令偉對峙,而是帶著妻子偷偷摸摸地混入人群中,爬上了飛機。

陳濟棠本以為可以這樣蒙混過關,成功地回到重慶,但是卻輸給了孔令偉的兩隻寵物狗。

孔令偉上飛機之後,發現自己心愛的寵物狗竟然趴在過道裡,放眼望去,座位又是滿的。

她尋思著自己早已對這架飛機的位置瞭若指掌,怎麼會沒有空位?

滿是疑惑的孔令偉巡視了一番飛機,這才發現偷摸上來的陳濟棠夫婦。

陳濟棠夫婦自報身份,希望孔令偉識相點讓他們飛回重慶。

陳濟棠

見來硬得不行,陳濟棠轉而百般懇求,希望孔令偉網開一面,給自己留個座位。

但孔令偉堅決不幹,說這空位是留給自己的寵物狗的,不是留給你陳濟棠的。說完,不留情面地讓手下把陳濟棠夫婦趕下了飛機。

可憐這陳濟棠好歹也是一響噹噹人物,曾經在兩廣地區稱霸一方,有著「南天王」之稱。

如今也是被老蔣以極高的待遇請去重慶,卻因為手無寸鐵,在這個小霸王面前,毫無威嚴。

當飛機降落在重慶機場,前來接機的正是《大公報》主編王芸生。

見飛機上只有孔令偉和她的狗下來之後,便沒了其他人的身影。

王芸生急切地問孔令偉:「其他人呢?」

孔令偉瞅了一眼:「那些人啊,還在香港吧,我也不知道。」

王芸生踱著腳步,跟上去:「怎麼他們沒坐上這架飛機?」

孔令偉依舊無視他,不耐煩地回了句:「滿座了,載不動他們。」

聽到這回答,王芸生氣得七竅生煙。

他怎麼也想不到那些重要的政治人物,比不上眼前這個富家「公子」,連夜寫了篇報導,將孔令偉的惡行公之于眾。

這一報導,激起了各界人士的憤慨,人們紛紛譴責孔令偉的行為,孔祥熙等人更是備受輿論的壓力。

好不容易事態平息了一點,陳濟棠、胡政之等人又及時地趕到了重慶,召開了記者發佈會,將自己從香港回重慶的艱難旅途描述了一遍,再一次激起了大眾對孔令偉及孔氏家族的憤怒。

學生四處遊行,抗議孔令偉的仗勢欺人,各界有名人士也不斷地向老蔣施壓,要求嚴懲孔令偉。

無奈之下,孔祥熙被迫出面致歉,老蔣也給陳濟棠、胡政之等人升了官職,還給《大公報》撥了筆鉅款,輿論才得以平息下來。

飛機事件鬧得舉國皆知,但孔令偉卻未受到絲毫的損傷。

眾人的包庇、溺愛更是助長了孔令偉的劣性。

孔令偉知道,不論自己犯下了多麼大的罪行,總有人給自己擦屁股。

她當然不會顧及這些擦屁股的代價是什麼,畢竟她只要在記者面前假惺惺地道歉就完事。

但人在做,天在看,老天可不會允許一個人占山為王,一直胡作非為下去。

仗勢欺人的孔令偉就遇上了另一個小霸王——龍三公子。

龍三公子是「雲南王」龍雲的寶貝兒子,此時正在重慶讀書,沒事就喜歡翹課出門玩,這次就跑來了中央公園溜達。

龍雲家族

巧合的是,孔令偉見天氣不錯,也帶上了兩個隨從,換上了一套淡紫色西服套裙,跑中央公園裡賞賞花,看看風景。

可誰知風景沒賞著,卻看到了小霸王龍三公子欺壓民女的戲碼。

此刻龍三公子龍繩曾,正帶著幾個身材魁梧的保鏢,圍著一個女大學生,言語中不乏調戲民女的意味。

龍繩曾

孔令偉見光天化日下,還有人如此仗勢行兇,心中頓時湧起了一股莫名的正義感,直接上前拿開了龍繩曾掐住姑娘下巴的手。

龍繩曾也不是吃素的,見有人破壞他的好事,轉頭就打算對付孔令偉。

回頭一看卻發現阻礙自己好事的人竟然是姿態不錯的姑娘,對孔令偉也動了不該有的念頭。

他一邊張羅著保鏢給自己拍個照,一邊走到女大學生和孔令偉身邊,佯裝要一起拍個合影。

這一舉動,直接點燃了孔令偉心中的烈火。

孔令偉瞬間用手指扳住龍繩曾的大拇指,用力一擰,迫使龍繩曾直接半跪在地上。

但龍繩曾也不是個玩樂之徒,常年混跡在軍隊中的他擁有一身打架的本領,兩三招便化解了自己的困境,伸手隨即朝孔令偉的咽喉奔來。

實際上,兩個人都知道對方敢如此挑釁自己,身份地位肯定不低,便不敢妄自行動,只得拿可憐的行人們出出氣。

但無辜受罪的行人又憑什麼遭受這意外的人禍呢?

不出意外,二人的對決登上了報紙的頭條。

全國再一次掀起了巨大的輿論,群眾對孔令偉為非作歹的行為早是見怪不怪,如今她卻到了草菅人命的份上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,一時間,民眾對她的討伐比上一次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面對群眾大面積的聲討,龍雲倒是先退一步,在公開場合代兒子賠禮道歉,還給受傷的群眾們送去了慰問基金,表現出了滿滿的誠意。

但這孔令偉就不那麼識相了,她一臉委屈巴巴的模樣,找到父親孔祥熙,讓父親一定要給自己做主,堅決要把這龍雲父子押來自己面前道歉。

龍雲

光給私下自己道歉還不夠,還要在大眾面前公開向自己道歉,總而言之,一定要讓龍雲父子吃不了兜著走。

對孔令偉這個大小姐來說,她可不管他人死活,她只會想自己受到了多大的委屈。

孔祥熙雖然也愛惜自己的寶貝女兒,但為孔令偉擦屁股已經接連讓自己「下課」,他實在是不想管這爛攤子了。

更何況龍雲父子手握著雲南的軍隊,還掌握著孔祥熙的命根子——滇緬公路。

戰爭打響之後,孔祥熙長期依靠著滇緬公路走私大量的物品,靠著這些物品發了一筆財。

要是因為這麼點小事得罪龍雲父子,那孔氏家族的財產也就憑空少了一筆。

這賠本的買賣,孔祥熙可不願意幹,也不會幹。

何況,如今這輿論形勢已經一邊倒,老蔣已經在公眾面前做足了功夫,此時若再次在公眾面前提起孔令偉的事端,難免會令老蔣的努力前功盡棄,孔氏家族的名譽也會受損。

多一事還不如少一事,孔祥熙只好想方設法穩住孔令偉的情緒,滿足了小霸王的各種要求,才不讓孔令偉繼續鬧騰這事。

得到縱容與滿足的小霸王,自然不會磕死在這件小事上。

畢竟,對她來說,與龍三公子的一戰,再一次讓全國人民都領悟了她的霸氣與威名。

如此一來,還有誰敢阻止自己橫著走!

的確,解放後孔令偉跟著宋美齡去了臺灣,依舊是一副「霸道總裁」的模樣,在臺灣指手畫腳,連蔣經國都要讓她三分。

但老天就是喜歡捉弄人,偏偏往孔令偉的身上安排了直腸癌。

在直腸癌的早期階段,孔令偉就曾前往美國就醫,醫生初步判斷是直腸癌。

但是孔令偉不相信國外的醫生,堅稱自己只是簡單的腸梗阻。

回到臺灣之後,孔令偉找來了自己信任的醫生俞瑞璋,給自己開刀動手術。

手術做到一半,俞瑞璋也懷疑孔令偉患上了直腸癌,讓她好好治療,還有挽救的希望。

但以自我為中心的孔令偉只相信自己的判斷,堅決不做化療,最終導致癌細胞擴散至全身,讓直腸癌奪去了自己的性命。

一生做人處事囂張跋扈的孔令偉,連自己生命的判決權都要掌握在自己手裡,這是何等的自大?

如果不是背後家族的強大,如果不是老蔣、宋美齡的溺愛,如果不是生在一個亂世,但凡在法律完備的社會,也不見得輿論一次次被壓制,一次次被平息。

人總歸是要為自己的自大、唯我獨尊付出代價。

文本

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了,大家如果想了解更多古今中外故事,請持續關注,會有更多的全球奇聞趣事等著你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