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國史:1965年李宗仁回國後,特意登門跟宋慶齡認錯,宋慶齡的回復真高明

菠蘿蜜 2021/09/23 檢舉 我要評論
文本

聞新鮮事,聽百家故事 ,大家好我是小編菠蘿蜜,今天我將帶領大家博古尋今,共同探討這個神奇且充滿愛恨情仇的世界。

1965年7月18日清晨,74歲李宗仁和夫人郭德潔乘機降落在廣州白雲機場。

李宗仁比宋慶齡大兩歲,兩人算是老相識了。早在1923年,他在「定桂軍」任總指揮時,就與廣州孫中山大元帥府建立了聯繫。一年後,又是孫先生任命他為廣西陸軍第一軍軍長。可以說,孫先生曾經對他十分器重。因此,宋慶齡對他也自然是寄予厚望的。

可惜,他後來做的許多事,終究是讓孫夫人失望了。程思遠知道,此次回國李宗仁一定是要去面見宋慶齡的,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。

終于,在歸國兩個多月後的10月5日,李宗仁來到了北京宋公館的大門前。

10月的北京正是一年裡最好的季節,宋公館裡草木茂盛,被打理得井井有條。幾乎從踏入公館的第一步,李宗仁就已經被女主人的品味折服:經歷了這麼多事,夫人還是那個最靜得下心、最有氣度的女子。

宋慶齡很熱情地接待了李宗仁和程思遠,並為他們準備了接風洗塵宴。他們相見的場景,被人用相機記錄了下來,大家且看這張珍貴的照片:

照片中,宋慶齡笑容可掬,對李宗仁的歸來,她顯得十分欣慰。而李宗仁則低著頭,沒有直視夫人的眼睛。他緊緊地握住宋慶齡的手,背部盡可能地彎著,看得出來此時的他對夫人懷著極大的敬重。

宴席結束,宋慶齡把李宗仁叫去品茶了。李宗仁明白,有些話、有些事,他今天必須跟夫人說了;有些錯,他也必須當面認。

于是,入座後的他開始細數過去曾犯過的許多錯誤。每說一件,他的言語間就微微停頓。這許多錯誤包括支援蔣介石發動「四·一二」政變,也包括後來內戰期間的種種言行。當然,除此之外還也包括了他1949年在宋慶齡面前犯過的一次錯。

1949年,李宗仁到底因何事令宋慶齡不快?在美國流亡期間發生了些什麼,讓他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?此次再見,宋慶齡又如何高明地回復他的認錯?本期,魂說就跟大家細說這段塵封往事。

一:一個不實傳言讓宋慶齡發火

解放戰爭後期,蔣介石在遼沈、平津、淮海三大戰役中徹底失敗。他馬上讓妻子宋美齡去美國求援,但精明的美國人此時已經不再買他的賬。從這時開始,「蔣家王朝」開始坍塌。

1949年1月初,住在上海林森中路1803號的宋慶齡看完報紙後,突然連聲罵道:造謠!卑鄙!無恥!

原來,當天各大報紙上都登著這樣的小道消息: 宋慶齡要出山了;孫夫人將到國民政府就職;

很明顯,這些謠言是有人故意放料出來的。至于背後操控謠言的是什麼人,宋慶齡心知肚明:無非是蔣介石堅持不下去了,想借她之名讓民眾對他重拾信心。

宋慶齡當然不會任由傳言發酵。1月10日,她親自簽發了一則聲明,證實所有傳言都是毫無根據的,她無意參加國軍的任何工作。當下,正以全部精力致力于難民的救濟工作。至此,謠言才得以平息。

1月21日,蔣介石在百般無奈之下,發表公開聲明:「決定身先引退,由副總統李宗仁代行總統職權。」就這樣,李宗仁成了「末代總統」。

與1948年當選副總統時的歡呼雀躍不同,此時的李宗仁很清楚,總統的職務已經成了一個「燙手山芋」:

一來,老蔣退居奉化後,肯定會繼續以國軍總裁的名義操控大權,他這個「代總統」很多時候都是個虛名;

二來,國軍兵敗如山倒,怎樣讓民眾對他們重拾信心,怎麼去跟共軍和談,也都是當務之急。而他一個人,顯然辦不成這些事。

沒辦法,李宗仁只能緊急把一向主張和談的張治中將軍叫到官邸,共商大事。張治中對局勢是看得很清楚的,他當場提了3點建議:

其一,請孫夫人出山,改組內閣,並擔任行政院院長;

其二,請國軍元老李濟深出山,負責黨務工作;

其三,釋放張學良。

張治中將軍認為,如果能做到這3條,那國軍則「一定可以一新耳目,振奮人心」。

李宗仁覺得這番話,很有見地。但在當時,張學良是被蔣介石秘密軟禁的,李宗仁沒那個本事釋放他。同時,李濟深先生也早就棄暗投明,進入了解放區。李宗仁細細想來,唯有宋慶齡是他能爭取的過來的。

于是,他馬上以「代總統」的身份,寫了這樣一封信:

孫夫人勳鑒:

蔣先生淩然引退,宗仁基于個人對國家之責任,不得不出而勉維現局。內戰頻年,人民痛哭萬狀,弭戰謀和,已成為全國一致之呼聲。仁淩遵循民意,盡其最大之努力。唯茲事體大,尤賴夫人出為領導,共策進行……並乞即日命駕蒞京,使獲隨時承教,尤深祈禱行期……

蔣介石是1月21日宣佈「下野」的,1月22日這封信就由甘介侯帶到了上海。

宋慶齡看過信後,一眼就明白了李宗仁的用意。這無非就是自己支撐不下去了,希望她出面來收拾殘局。

早在「四一二」反革命政變時期,宋慶齡就已經宣佈與蔣介石決裂。期間,蔣家王朝威逼也罷、權誘也罷,宋慶齡始終沒有妥協過。

所以,她當場告訴送信來的甘介侯,決不會答應李宗仁的要求。甘介侯當然不肯甘休,便開始頻繁拜訪宋慶齡。

後來,宋慶齡在給好友的信裡這樣寫道:「甘一天好幾次到我這裡來……他簡直就是廢話連篇……」由此可見,當時李宗仁對宋慶齡的邀請,曾讓她多麼惱火!

甘介侯無功而返後,李宗仁仍然不死心,于2月2日專門乘飛機趕到上海,誠意十足地拜訪了宋慶齡。只是,這一次宋慶齡仍然沒有給他面子,她十分明確地表示:「在國民黨未實行孫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以前,我決不參與這個黨的任何工作」。

很顯然,直到這時宋慶齡仍是希望李宗仁能痛改前非的。只是,這些話,李宗仁顯然是聽不進去的。離開宋慶齡家後,李宗仁抱著幻想,繼續當他的「代總統」。

二:李宗仁流亡美國16年

如果說李宗仁早前還有幻想的話,那到渡江戰役後,一切幻想都已經破滅。1949年12月10日,在新中國成立兩個多月後,蔣介石一家飛往中國臺灣地區。

在此之前,大量國民將領已經提前飛過去了。李宗仁是聰明的,多年和蔣介石明爭暗鬥,他明白對方不可能會放過他。在去不去臺灣這件事上,李宗仁確實比好兄弟白崇禧要明智得多。

當時,李宗仁身患胃病等,他便借著這個由頭,于1949年11月20日飛往香港治病,並在12月初帶著家人由香港轉到美國。自此,他開始了16年的流亡生涯。

一開始,仍是「代總統」的李宗仁是受到了美國人「厚待」的。他們給李宗仁找來了名醫做手術,很快治好了他的病。

甚至,美國總統杜魯門還特意款待了一次李宗仁,當著新聞記者的面,杜魯門表示:「我以總統身份請他,就應該稱他為總統」。這次會面,讓李宗仁覺得非常很有面子,至少他頭上那頂「代總統」的帽子還是在的。

于是,出院後他還花了整整6萬美金,在新澤西州買了一棟兩層樓房當成「李公館」。希望在此地,延續自己的傳奇。同時,美國人也派了一些員警在房子外面保護他的安全。

遺憾的是,這種「有面子」的生活最終在1954年走到了終點。蔣介石去臺灣後,于1950年3月複職,並在54年以「違法失職」之名彈劾了李宗仁。也就是說,在臺灣的蔣介石輕而易舉地就讓李宗仁丟了「代總統」之位。

美國人是現實的,失去頭銜的李宗仁,一下子被打入了「冷宮」,徹底成了一個閒人。一開始,還有一些老部下會去看看他。李宗仁也能跟他們喝喝酒、聊聊天,總不至于太苦悶。但後來,老部下們也都有了自己的生活,與他漸行漸遠,他也越來越消沉。

與李宗仁的消沉相比,比他小15歲的妻子郭德潔倒是過得不錯。她努力學英語,還學會自己開車,經常跟華人圈的太太們一起打打麻將,有時候一玩就是好幾天。

但李宗仁對于這些事情,總是提不起太大興趣。他堅持讀中國古典詩詞,看中國報紙,並稱英語是「蚜蟲文」,和人交談時也堅持用一口桂林話。

在流亡的16年裡,唯一能讓李宗仁深感安慰的是幾個孫女們的到來。一到週末,長子李幼鄰就會來看他。李宗仁總是不願意孫女們日日接受美式教育,所以每每跟她們玩一些桂林的傳統遊戲。很顯然,這種堅持是因為從內心來說,李宗仁始終明白自己是一個中國人。

1957年,程思遠之女林黛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戲劇系深造。當時,程思遠人在香港,和李宗仁長期保持著聯繫。林黛受父親之托,經常去李宗仁家看望他。

見過林黛後,李宗仁馬上給程思遠寫信:「一晤月如,如見親人,一種思鄉懷舊之情,頓時浮現在心頭,久久不能平息」。後來,李宗仁還表示自己有一批文物,希望能獻給祖國。

這些細節,都很快傳到了周總理耳朵裡。于是,在程思遠的來回溝通下,周總理的運籌帷幄中,李宗仁終于在1965年踏上了歸國之路。

 

宋慶齡如何回復李宗仁的當面認錯?

面對大是大非,宋慶齡的選擇讓李宗仁欽佩不已的。特別是經歷了16年的流亡生涯後,他對宋慶齡當年拒絕自己的事更為理解。

于是,在飲茶時,李宗仁說了這樣一番話認錯:

正因我們犯了錯誤,一個如旭日東昇的新中國誕生了。什麼時候,我們曾經有過組織得這麼好,而建設規模又是如此宏遠的一個新中國呢?

他說的「我們」,代表的是國軍,指的是像他一樣走上過歧途的人。

對于像李宗仁這樣一個戎馬半生的軍人,能承認「我們犯了錯誤」,顯然是不容易的。畢竟,在所有的國軍將領裡,他應該算是比較有血性的一位了。

就憑他一次又一次敢跟蔣介石鬥,就足見其魄力。雖然屢次失敗,卻終無悔矣。

在抗日戰爭時期,他更是直接在1936年發動反蔣事變,和陳濟棠一起成立抗日救國第一軍團,出兵湖南,要求北上抗日。

1938年2月至5月,他指揮徐州會戰,並率部取得了台兒莊戰役的勝利。後來周總理如此評價此戰:「這次戰役,雖然在一個地方,但它的意義卻在影響戰鬥全域、影響全國、影響敵人、影響世界!」

如今,這樣一個血性將領在自己面前承認「我們犯了錯」,對宋慶齡來說,無疑也是一件頗令她感慨的事。細細聆聽後,宋慶齡微笑著這樣回復他:

毛主席對你們說過,中國要真的強大起來,還要經過幾十年的艱苦奮鬥。我們要深信,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,經過全國人民的長期努力,一個富強、民主、文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中國,一定會出現在世界上。

此話一說,李宗仁再次為之折服。在他看來,這位飽經憂患的女子,從來都是如此端莊和堅定。

不得不說,宋慶齡的這個回答是極高明的:

一來,她沒有在李宗仁面前誇下海口,盲目樂觀,她明白新中國要強大起來需要時間和奮鬥。但同時,她又十分堅定地相信未來;

二來,她在這段話裡也講了一個「我們」,不同于李宗仁說的「我們」,她的「我們」是包括她自己,李宗仁這樣的迷途知返者,還有億萬中國人民的。這無形中就把李宗仁的身份進行了一次轉換,讓歸國後的他成為了建設新中國的一份子。對李宗仁來說,宋慶齡對他身份上的認可和接納,無疑是非常重要的。

為什麼新中國成立後,周總理時常邀請宋慶齡跟他及陳毅一起出國訪問,與各國建立外交關係?除了因為她在國際上很有影響力外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:宋慶齡一直是一個非常懂語言藝術的女子,和她交談過的人往往會被其魅力所折服。這一點,她和周總理非常像。

李宗仁錯也認了,宋慶齡該說的話也表達到位了,而後她又帶著李宗仁和程思遠上樓看了她的書房和圖書室。至此,這次會面才結束。

這是李宗仁最後一次見到宋慶齡。而他也確實沒讓宋慶齡失望,為新中國出力良多。

1969年1月30日,李宗仁因病在北京逝世,葬于八寶山。1981年5月29日,宋慶齡在北京病逝。

多年後,作為1965年這次會面的見證者,程思遠這樣回憶宋慶齡:「在她的書桌上,還擺著她自己寫的中、英文稿件,這表明她親自執筆寫文章,從不假手于人。」很顯然,這麼一個小細節是讓他及李宗仁感佩不已的。

文本

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了,大家如果想了解更多古今中外故事,請持續關注,會有更多的全球奇聞趣事等著你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