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中俄邊境,中國的商品太受俄羅斯人追捧了,特別是絲襪

天空之城 2021/11/04 檢舉 我要評論

這是一個中國的城市,卻到處都是俄羅斯人和俄語招牌,就像被佔領了一樣。

但實際上並非俄羅斯佔領中國,而是中國的商品征服了俄羅斯。俄羅斯的遠東地區地廣人稀,而位于中俄邊境的綏芬河市,是遠東地區進入中國的第一站。

因此成了中俄邊境上最大的商品貿易集散地,這裡每天出境的貨品高達數十萬噸,入境來的俄羅斯人最多到了上萬人。

來綏芬的俄羅斯人,幾乎每個人都帶著大包小包,就像代購一樣準備掃購貨物。隨便走進綏芬一個小店鋪,都能聽見店主操著一口流利俄語,和店裡的俄羅斯客人討價還價。

為了招攬生意,這裡的店主大多能說熟練的俄語,而來這裡的除了掃貨的商販,還有很多純粹來逛街的俄羅斯市民,有人把綏芬河稱為俄羅斯整個遠東地區的購物市場,這一點也不誇張。

綏芬河人口雖然不到十萬 但商貿發達,到處都是針對俄羅斯人的商城,裡面所有的商品一應俱全,幾乎可以滿足俄羅斯所有需求。在過去俄羅斯是中國的學習榜樣,援助了中國很多工業發展,現在時代過去,中國物美價廉的產品征服了俄羅斯人。

而且綏芬河的商人還十分專業,會隨時根據俄羅斯的喜好調整商品,他們研究俄羅斯人的喜好,比俄羅斯本地商人更透徹,因此很多人成了俄羅斯商業的風向標。

這是當地王先生的絲襪店,他賣絲襪20多年,名下的產品在俄羅斯赫赫有名,因為20年來不斷和俄羅斯人接觸,他深諳他們的審美變化,會根據俄羅斯人喜歡的材質,搭配俄羅斯人喜歡的花型,推出的產品往往十分受歡迎,很多俄羅斯人都會慕名來他的店鋪。

不過俄羅斯人最喜歡去的地方,還是一個特殊的商城,那裡幾乎見不到中國顧客,絕大部分都是俄羅斯面孔,更加奇怪的是,商場裡一個個店鋪都圍著布簾。讓人看不到裡面的情況,他們這是在搞什麼秘密交易嗎?

商場負責人連忙說不是,原來這裡的商人競爭很大,很多人為了不讓同行看到自己家的商品,就用簾子把店鋪圍得嚴嚴實實,好保護自家的商業機密。這樣的交易顯得有些奇怪,但在過去這根本不值一提,綏芬河和俄羅斯的商品貿易最開始十分原始,那就是以貨易貨。

上世紀90年代是這裡商貿黃金時期,甚至出現俄羅斯用飛機交換衣服,還有一系列其他的離譜交易,原來那個年代的俄羅斯輕工業十分落後,很多東西只能靠進口,出現這樣的情況也是想象之外情理之內。而發展到今天,俄羅斯的輕工業有了明顯進步,但綏芬河和商人和商品,依舊壟斷了幾乎整個俄羅斯市場,不僅僅是綏芬河吸引俄羅斯人來,還有很多中國商人不斷走出去,在俄羅斯境內經商淘金。

這是綏芬河一個俄語培訓學校,裡面都是想要到俄羅斯賺錢的人,但在開店鋪或出國之前,他們必須學會俄語還有一些相關習俗,有的人一邊打工一邊堅持學習,目的十分簡單 那就是賺錢。因為在俄羅斯競爭較小,他們可以比較容易的賺到錢,與此同時,政府對出國經商大力支持,一應的簽證手續也比較好辦理,再加上綏靖河濃郁的商業環境,他們的學習十分便利。

除了在課堂上學習,這些人還會走上接頭主動和俄羅斯人交談,這對他們的語言學習説明很大,等到語言這一關打通之後,他們就可以考慮出國經商。距離中俄邊境最近的俄羅斯城市,叫做烏蘇裡斯克,這裡的人口有20多萬,面積也十分廣闊,但和中國熱鬧的綏芬河不同,烏蘇裡斯克顯得有些清冷和空曠,大街小巷上也看不到任何中國人的痕跡。

因為土地資源豐富,來這裡的中國人很多都是承包土地,在俄羅斯的國境上發揮種族天賦,在烏蘇裡斯克最大的農貿市場,其中80%的供應商都是中國人。

很多俄羅斯農商都是從他們這裡進貨,然後回去進行零售,可以說中國人幾乎把持了烏蘇裡斯克蔬菜,而且 俄羅斯傳統的蔬菜只有土豆,他們缺乏能力 和種地天賦,只有土豆能大規模工業生產,而中國人的到來改變了這一局面,他們種植胡蘿蔔、番茄、等蔬菜,大大豐富了當地的蔬菜種類。

小郝是這裡的農商之一,他來俄羅斯已經六年,手下租著200多畝地,但他卻說這些地還是太少了,他的計畫是明天擴到一千畝。

在農場裡的簡易房中,還有很多和他一樣的中國人,大部分手下都有成百上千畝地,雖然種地是苦活累活,但因為掙得多大家也都沒有怨言。

與此同時因為國內人多競爭大,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正在湧入俄羅斯,但同時他們也面臨著很多麻煩,比如雇傭工人。

按照俄羅斯政府的規定,如果中國人在這裡經商,要雇傭一定數量的俄羅斯人,也就是為當地解決一些就業。然而雇傭當地人的話,需要支付更高的工資,很多農戶更喜歡雇傭中國工人,一是老鄉二是便宜,但如果雇傭中國人,還要受到簽證、保險等方面的限制,儘管更想雇傭同胞,小郝最後只能選擇雇傭當地人。

和他一樣棗園的還有選擇經商的國人,在中俄邊境的另一個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,聚集著大量的中國商人,林柏坤就是其中的一個茶商,他在一個中國商場中擁有兩個攤位,生意一直很紅火,還雇傭了一個服務員幫忙。

但小林並不是很滿意,因為他並不想雇俄羅斯人,在他看來俄羅斯人要比中國人懶很多,他們上班都是早八晚六,俄羅斯工人卻早上9點才來,還經常遲到很久。

而且他們幹到下午4點半就下班,即使客人很多也不管,這讓小林十分無奈。

但因為當地的政府的規定,他不能辭退這個工人,很多時候只能自己親力親為。

與此同時,在異國打拼碰到的還不止條文規定的麻煩,俄羅斯對邊境城市的貿易並不重視,相關方面的政策也並不完善,小林最害怕的就是出門遇見員警,當地員警工資很低,經常敲詐他們這些外國人,所以小林都是能不出去就不出去。

而且俄羅斯針對外國人和無國籍人的犯罪,一直在飆升,2007年時達到到7000多起,這些人身安全問題和種種政策,都在阻礙著中國人的發展。

但這些並沒有阻止國人的步伐,十幾年來,源源不斷的國人走出國境,在俄羅斯的境內實現著他們的淘金夢,在俄羅斯遠東最大的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,遍佈著大量的中國商販,他們物美價廉的商品影響著整個市場,也給當地帶來了進步和發展,就連商場的主管也忍不住說,

「我覺得這樣非常好,俄羅斯的邊境城市發展沒有中國那麼快,中方對邊境城市發展的貢獻更大,也許 這樣的態度更好。」

兩國邊境之間的貿易其實是一件雙贏的事情,也能在其中看到雙方的國情,一百多年前符拉迪沃斯托克是屬于中國的國土。

但1860的中俄北京條約中,包括符拉迪沃斯托克和烏蘇裡斯克的,40萬平方公里都歸讓給當地的沙俄,成為了中國近代史上的一大恥辱。

如今 中國人開始重新進入這片土地,他們的到來豐富並滋養了這裡,或許這正是另一種方式的擁有和發展。


用戶評論